3CE粉底试色广告被批“假扮非裔” 这给品牌们提了醒

  导语:一方面以超全底妆色号来突显品牌兼容度,另一方面却不愿聘用非裔女性,彩妆品牌心口不一的所作所为再次抓住种族议题。(来源:界面)

图片 13CE粉底试色广告被批“假扮非裔”

  蕾哈娜的个人彩妆品牌Fenty可能是“超多色号”粉底的集大成者,她在前年五月出产了有40三个色号的粉底连串,让非裔消费者觉得了彩妆品牌的容纳和和气。2019年六月,地球牌的Backstage彩妆系列也平添了有着40个色号的粉底产品——越来越多的品牌在用这种模式来反映温馨的兼容性。

  但谁也没悟出,这样一个自重宣传的火候却让许多品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引得非裔消费者不满。

  据风尚传媒Fashionista报道,二月首,大韩民国彩妆品牌3CE通告了一则粉底试色广告。广告中,一白一黑的多只胳膊上涂着不同色号的粉底液,向不同肤色的顾客映现效果。而美妆博主Darcei
Amanda发现,照片中四只手涂着同等的青色指甲油,却未因肤色不同而发生变化。由此他咬定,褐色的膀子是前期上色的意义,并非是非裔模特的单臂。

  身为非裔的他深感非常困惑,在交际媒体上质问3CE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不可以一直雇佣非裔模特来试色?”后来,3CE撤下了这则广告并致歉称之后不会再采取该图形用于宣扬。

图片 2图表源于:Darcei 阿曼达(Amanda)

  几周后,彩妆品牌Becca
Cosmetics的粉底试色也被怀疑前期P图。在图片上的四条胳膊不仅看起来像是同一只,手掌心和单臂也显现着被均匀上色后的色泽。尽管是实际非裔的臂膀,色彩也有被过度调色的划痕。

  有网友在推特上对Becca表示:“这不只是种族的题目,假使你们为了显示和谐的制品色号有多契合皮肤而过分调整肤色的话,就是欺骗,表明你们的出品并无法符合多种肤色的要求。”

  事后,Becca对此事也时有暴发了答疑,并公布了一张新的试色图片。回应中称重新邀请了店铺不同肤色的女孩拍摄了这张图片,而在此之前也从未故意把单臂涂成红色。

  无论事实如何,人们对此生产多色号的彩妆品牌的打算已经发出了嘀咕。在蕾哈娜的打响之后,多色号可能变成了一种单纯取悦非裔消费者的不二法门。

  二〇一九年八月,YSL推出的6款粉底试色广告已经引起了累累人的反感。6个色号被分别涂在白、黄和肉色的上肢上,显明没有一个粉底色号可以与青色手臂相融合。有网友评论道,这就是作秀。

  一个正经的事例是彩妆品牌Thrive
Causemetics近来生产了有18个色号的CC霜。众所周知,CC霜同粉底不同,由于需要大量的锌和二氧化钛起到防晒功能,所以本来状态是纯白的。“几乎拥有CC霜都是白的,但我就是要做一种让拥有肤色的人都适用的CC霜。”
Thrive Causemetics 主管 Karissa Bodnar说道。

图片 3图形来源于:fashionista

  有色人种美容社区Tinted的编纂经理Shyema
Azam认为,那类市场营销败北事件的发出显示了职场人种多样化的严重性。“在集团中享有不同的声息对于营销来说卓殊重要。”她说。

  同时,也能来看这个装扮品牌显明不够有色人种员工。不仅是出镜模特,还包括幕后的科研人士、老总、创意首席执行官等。

  更何况,美容品牌将来的向上很大程度要借助非裔消费者,在雇佣员工方面更不可能掉以轻心。按照市场探讨公司尼尔森(Nelson)(Nelson)的如今的一个告知显示,有色人种和非裔女性的花费喜好正成为美利坚合众国消费的主流,到2021年,非裔消费者的购买力将高达1.5万亿韩元。

  奈尔孙(Nelson)(Nelson)全球传播和系列文化营销高级副主任安德鲁McCaskill近期在《福布斯》采访中表示:“过去15年中,美国92
%的人头增长都出自少数民族。由此内容创作者、媒体平台、创制商、零售商和营销人士必须了然,他们前途的打响在于对连串文化世界的重力和营销能力。”也就是说,低估有色人种,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收入水平。

相关文章